菜單

          把“無價值”的閱讀變成“有價值”的信仰

          2017.02.22

          admin

          未知




          買書,閱讀,然后收藏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·

          ·

          ·

          ·

          ·

          ·

          ·

          ·

          ·

          ·

          ·

          ·

          ·

          很長時間都無法解釋這些行為有何意義,但是,就像很多愛書人士所說: 這就像抽煙喝酒,會上癮。所以,姑且就將其當成像抽煙喝酒一樣,純粹一種興趣(當然,這本身就是一種興趣),但這種興趣跟抽煙喝酒又有很大區別,抽煙傷身,喝酒誤事,而讀書不會,最多就能列出“浪費時間”這一條,但是說現在的人應該把時間用在什么上更有意義,似乎也很難說得清,相反,我們總是會因有大把的空閑時間無所事事而發愁。



          其實凡事都追求所謂意義的行為本身就是一個笑話。這類人并不少,身邊的朋友中就是典型的“追求意義者”,關于她的笑話總是能說出那么幾個。“哪有啥意義呢?”這句話每天都要重復很多遍,幾乎就是她的口頭禪了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記得有一次朋友聚會,我們在討論一本書,正當興趣盎然,她突然插進一句:“哪有啥意義呢?”頓時都沉默。能感覺我們當時連掐死她的心都有。但是,回心一想,我們當時沉默的原因并不僅僅因為生氣,而是確實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要說意義,還真沒有想過,即使真有什么意義,但也必是一番空洞的理論和長篇言辭,而這些解釋讓“無意義者”聽來只能是花言巧語,而且她也沒有那份心思來聽關于你長篇大論啰里啰嗦。所以,沉默還算是明智,不至于討一個更大的沒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但如果任何事都沒有意義的想法就實在有些危險了。按照她的邏輯,任何事都沒有意義,那么吃飯有啥意義?睡覺有啥意義?況且吃進肚子里的東西又總是要消化的就更沒有意義,由此,人活著也便沒有意義。這樣繞來繞去,把人搞得像哲學家似的,只會腦袋疼。
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明朝的張岱說得多好,“人無癖不可與交,以其無深情也;人無疵不可與交,以其無真氣也。”不過還好,她也并不是真的對任何事都沒有意義,起碼她說過,“賺錢才最有意義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如果凡事都以“是否有意義”作為評價標準,結果總是不太樂觀,甚至會是一個悲劇。
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大概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感受:想要做點什么,但不知從何處著手;想要弄明白什么事,但腦袋里總是一團糟;似乎已經做了很多事,自己明顯氣喘吁吁了,但仔細記錄下來,幾乎什么事都沒有。即使真完成了幾件像樣的事情,但又覺得沒必要花費這么多的時間和精力。也就是說,這些事原本可以很簡單地就完成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我不知道別人對此作何解釋,但以我的親身感受,我覺得這都是所謂的“意義”在作祟。怎么說呢,因為“意義”這東西總是很高大,很完美,但現實并不是那么回事,總是令“意義”黯然失色。現在有不少人都患有精神抑郁癥,他們整天都像在琢磨點什么,但又沒有任何行動上的表示。所以,滿心的“意義”,到頭來真是一點意義也沒有。

          破解“意義”這個障礙,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先做,做了之后再評價有什么意義,應該說,無論什么事,做了之后再評價有什么意義,應該說,無論什么事,沒做之前很難找到意義,做了之后,多多少少也能發現點意義。即使自己并沒有得到什么實質性的好處,但起碼可以說,這件事已經做了,比起不做,已經有了意義,這種差別應該是很明顯的。而且事情之間就像螺旋一樣,做完一件事,隨之而來的另一件事就等著你去做,這樣也避免了整日里被“意義”弄得暈頭轉向。所以,做,便是最大的意義。
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《贈汪倫》
          李白乘舟將欲行

          忽聞岸上踏歌聲
          桃花潭水深千尺

          不及汪倫送我情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《望廬山瀑布》

          日照香爐生紫煙

          遙看瀑布掛前川
          飛流直下三千尺

          疑是銀河落九天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人做任何事情,當然首先是根據興趣來做,自己愿意做,在做的過程中和之后都會高興和滿足,而別人沒有這種感受,當然覺得沒有意義,這反過來也說明,旁觀者未必就是所謂的智者,他們的指指點點和胡言亂語既不道德,也不真誠,他們總是按照自己的興趣、思想和邏輯來判斷一件事,好像除了自己,其它的一切存在都顯得荒謬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如果再透徹點來說,這種講“意義”的心里實質上就是自私、功利的心理,而人活在世上,仍然有很多事是自己不愿意做但又必須要做的。什么都不要想,什么都不要考慮,只要踏踏實實把事情做好了,該你的總歸是你的。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很多人都喜歡閱讀,但閱讀從來都不是最終的目的。如果僅僅只為閱讀,只為享受別人的成果,那確實再簡單不過了,但這種行為跟盜竊者沒有兩樣,同樣可恥,我們在獲取成果的同時,還應該創造點什么,要讓行動跟上思想,讓行動和思想不斷平衡,達到和諧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當然,行動的過程也布滿了思想所帶來的喜悅,兩者就是在這種此起彼伏、你追我趕的狀態中闡釋信仰。


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下一篇:沒有了

          back
          时时彩软件开发